网络大电影路在何方,网络大电影

在窦黎黎看来,“大数据”正是这现象的幕后推手。互联网平台手握的用户习惯和偏好,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一味把大数据作为创作的最高指挥棒,就难免形成“死循环”。眼下市场中一窝蜂的僵尸、道士题材就是很好的例子。

一是响应监管政策的不断完善,特别是今年3月的《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确定网络大电影与院线电影审查标准统一,网大作品同样需要进行规划备案和上线备案的“双审”,近期,爱奇艺上线的网大数量有所放缓,6月,包括《二龙湖浩哥》全系列、《我的室友是狐仙》、《打狼之我命由己》等40多部网络电影被全部下架。这使得过去网大快速蹭热点、迅疾回款的能力降低,网大相对于院线电影的大尺度优势也正逐渐丧失。

我们的终极目标不是说要上院线,而是我们希望以后有院线质量的影片能够通过网络进行回收,随着会员数的增长,我们认为这个是有可能实现的。你可以把我们理解成为另外一条渠道和院线,在这个“网络院线”里,目前形态的网络大电影只是它的其中一种内容,那包括番外,现在院线里的文艺片、商业片,都是囊括在网络院线里的。”

02、跟风蹭IP
没有足够的宣传预算,为了获得更高的点击量,一些网大干脆山寨起了同期热映的院线电影,用片名相似的方式试图寄生。

那究竟什么是“网大”?通常的定义是:通过互联网发行、时长达到60分钟、内容完整且基本符合电影叙事规律的网络视听内容。对此,优酷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并不完全赞成。他认为,网络只是一种传输渠道,无法给电影分类。但移动端、碎片化、轻松化的观影习惯,也确实让网大的内容选择和拍摄方式,必须与传统大荧幕电影有所区别。因此,喜剧导演出身的王晶,毫无意外的成为了首个尝试网络大电影的大荧幕导演。由他监制、郑伊健主演的《我的极品女神》创下了24小时流量千万的网络院线新纪录。

本期采访对象“秦教授”,语不惊人死不休,炮轰院线电影“花那么多钱拍成那个死样子”,还批评墨镜王(导演王家卫)拆掉花一百万制景的妓院。虽然很多观点不敢苟同,但却觉得他很真诚,也许是经常与镜头打交道的原因,“秦教授”在镜头面前很松弛,加上东北老爷们的爽利,节目效果很好。

关于网大本身的一些问题,窦黎黎也为我们做出了解答:

对此,有业内人士乐观预测,网络大电影未来会与传统院线电影平起平坐。

除了拍摄门槛低,投资回收快更是网大市场爆发的原因。乐观者认为,如今国内的“网大”,堪比好莱坞的“B级片”市场。一直以来,好莱坞出品的低成本、制作粗糙、主动放弃主流院线的B级片,确实因为专攻光碟、付费频道的巧妙定位,填补了很大的市场空白。然而,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摆在这里:2015年,至少一半的网大片方其实根本无法回本。

网剧和网大都是以网络为播放渠道,也有相似的终端场景,用户对内容和技术层级的需求也有相似度,这些都让人对网大的未来有所期待,只是还需要播放平台和创作者的更多努力。

作为制作方,爱奇艺在自制网大上的探索已近一年,回溯这些作品,窦黎黎表示,无法从总体上衡量哪个最成功,但是从单个指标来看,口碑最好的是《我的极品女神》,收入最好的是《仙班校园》,性价比最高的是《盲少爷的小女仆》,区域影响力最大的是川话版喜剧《以为是老大》。

网大的收入来源主要有平台分账和一次性卖断版权两种方式。就分账模式来讲,2013年,分账最多的网大大概在10万元多一点,到了2015年,制片方最多能获得破百万元的分账。此外,有消息透露,2015年50%的网大片方都能回本。

刘开珞认为,未来有望引入更多维度的数据,扩充目前由“单片点播、会员收入、广告、打赏”构成的收入结构。“这几种收费形式,对内容也会有不同的需求。针对单点,你促进用户购买欲望的手段要更强;针对会员,你拉住用户黏性的手段要更强;打赏,真的要做得好,能打动别人。接下来,我们也会在分账模式上做新的尝试,引入时长等其他新维度的数据,让分账能够更科学。”

院线电影当然也有烂片,只是不应该把做不出好片子归咎于投资不够。2016年在大陆上映的金马奖获奖作品《路边野餐》,拍摄成本只有20万,算上后期制作和宣发成本,也不过100万左右。看过影片的观众对其艺术水平和思想深度自有一番体认。贾樟柯、王小帅等第六代导演脱离电影厂独立做片子的时候,用的几乎都是非专业演员,《路边野餐》也是如此,导演毕赣招演员的首要要求就是“免费且时间多”。

另外,演员转型来找我们的人也很多,但是吴樾的速度还有他对于网络的接受度是最高的。他愿意根据我们的需求来做一些调整,其实《仙班校园》这个项目一开始不是现在这个形态,里面的内容和样貌都不太一样,后来我们一起根据网络做了些调整,所以刚才我说这个不一定是年龄的关系,要真的去拥抱互联网和这些受众,才有可能转型成功。

精品化是一种趋势

央广网北京4月20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仿佛一夜之间,影视圈就纷纷开始筹拍“网络大电影”。在业内各种微信朋友群中,经常可以见到手里攥着资金,为“网大”项目找剧本、找导演、找演员的老板们。就连香港著名喜剧导演王晶,也已悄悄分身开拍网络大电影。他的第一部网大《我的极品女神》,甚至请来了郑伊健担任主演。

这里一个关键概念——“有效点击”,指点击视频后播放完前六分钟。也就是说,只有让观众有心看完前六分钟,才能赚到一个2块钱。

更多精彩,微信搜索关注4F筹:sfchou

不同于高大上的传统院线电影,网络大电影凭借短平快的制作和非主流的题材,填补了公众未能被满足的观影需求,在媒体聚光灯之外获得了蓬勃的发展。艺恩咨询发布的《2015中国视频行业付费研究报告》指出,去年爱奇艺播放量前十的网络大电影收益合计已超1亿。

在爱奇艺网络电影开发中心总经理窦黎黎看来,与众多互联网产品一样,“分享和互动”才是用户对网大的核心需求,这也是网大区分于传统电影的生命力所在。目前类似AB站这样的平台,以及弹幕的方式,确实满足了年轻用户的部分互动需求,但未来仍有很大空间。

根据爱奇艺提供的数据,2015年网络大电影全网上线超过650部,到2016年这一数据已升至2000多部。对比一下院线电影,根据经济观察网的数据,2016年我国共生产院线电影944部,连网络大电影的一半都不到。

“目前暂时不会有任何变化。”

未来,优秀的网络大电影将成长为华语电影格局中的重要力量。

虽在名字上成功蹭了《道士下山》的热点,《道士出山》系列还是奠定了网大“蹭IP、山寨、内容同质”的负面基调。一时间,与该系列雷同的僵尸、盗墓题材泛滥成灾。调查显示,眼下网络电影中超过4成都是惊悚悬疑题材,喜剧爱情超3成,而“黑帮打斗、软性色情”等传统影视的禁忌题材,则成为网大的捞钱好帮手。

而作为观众,能做的可能就是提高自己的眼力吧。继《道士出山》之后,又有一部名为《午夜猫妖》的网大于今年5月上线,陈凯歌导演也算是被网大蹭得比较惨的院线导演了。记得他在一篇访谈里提到,为了拍《妖猫传》,他在襄阳的沼泽地里生生搭出了一座唐城,在这座城里种下了两万棵树苗,为等一个绿树成荫的效果等了六年。

然而,随着网络大电影的快速发展,在获得较高人气和收益的同时,各种质疑声音也悄然而生。现在网络大电影的发展有什么问题?未来的发展趋势和方向应该是什么呢?

《解救吾小姐》脱胎于《解救吾先生》,《五十度黑》来自于《五十度灰》,《再见美人鱼》借势周星驰的《美人鱼》,也有将几个电影片名组合的,如《婚姻合伙人之爸爸去哪儿》。就连被称为现象级网络大电影的《道士出山》也被认为是搭上了陈凯歌电影《道士下山》。

也许是因为跟陈凯歌的电影《道士下山》有着相似的名字,2015年,一部名叫《道士出山》的网络大电影火了。这部仅投资28万,花了8天就拍完的网大,在爱奇艺上以付费点播的方式,最终收获了2600万票房。

“网大”全称“网络大电影”,指时长超过60分钟、故事结构完整、通过互联网渠道发行的电影。2014年3月,爱奇艺第一次提出了这个概念。

爱奇艺“网络大电影”页面调整,未来会不会改名?

此外,网大,也有望成为年轻导演拍摄先锋片的试验场,为我们带来更多注重创意、注重故事的作品。

广告植入、付费点播分账以及贴片广告分账是目前网大资本回收的三种固定途径。其中“付费点播分账”是业界普遍看好、认为颇具发展性的一种网大盈利模式。以爱奇艺为例,一部网大的点播价格是5元。观众收看超过6分钟,后台就视为一次有效点击,制作方能分到1.5元到3.5元不等的收益。这种分账方式,现阶段其实更多被看做视频平台为培育优质内容,而向网大制作方的一种补贴。

金沙官网 1

对于仍然层出不穷的蹭IP现象,窦黎黎说作为平台肯定不会鼓励,“作为我们平台来说,现在所有蹭IP的项目,我们或者要求他改名,或者就根本不会上。”目前网大采取的是平台自审的方式,考虑到越来越扩大的用户年龄层,软色情等等打擦边球的方式会被更加严格地审查,类似《宝宝别哭》这种,各个平台都是拒绝的。

当然,这需要越来越多的网大用心做出品质。这里说的品质不是媲美传统院线电影的品质,因为从投入和周期上来看,网大都无法与重感官享受的传统院线电影形成正面交锋。但网大拥有不同于传统院线电影的受众,多元的题材和精彩的创意会是网大的机会。比如,各种类型片、文艺片、小众电影,可以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观影体验。

2016年,网络大电影发展态势超乎寻常。全年制作数量超过3500部,电影市场价值已经超过10个亿。然而,这块被业内乐观的与“好莱坞B级片市场”相提并论的投资蓝海,却依然给人“粗制滥造、烂片当道”的感觉。同时,缺乏成熟可靠的盈利模式,更是让超过半数的网大难以收回投资成本。在今天北京电影节的网络大电影论坛上,来自爱奇艺、腾讯和优酷的行业领军者,分享了他们对中国网大市场前景的看法。

金沙官网 2

爱奇艺愿意跟什么样的团队合作?

01、粗制滥造
有网友把网大称作奇奇怪怪的电影。因为这些电影大多由无名人士执导、主演,成色很像是隔壁邻居小哥在家捣鼓出来。

刘开珞分析说:“”如果有一天,院线电影的放映机从网上去调取数据,那院线放的是不是也叫网络电影?我更倾向于用终端场景或者用户使用不同的方式,去分别电影种类。用户对内容的需求,可能是依据场景变化。我在家里可以一边吃着一边聊着看,对内容的需求也会是不一样的。另外,终端的不同,会让创作者的方式不同。景别、道具、灯光要求的技术含量是不一样的。”

今年七月,Vice做了一部纪录片——《赛博好莱坞》,讲述了国内一些网大创作者的生存现状,能看到一群努力的年轻电影人,想把自己的知识、技术都投入到这个平台。还是那句老话,不能一竿子打死一圈人,网络电影作为一种新兴文化市场,确实为投机者提供了牟取暴利的机会,但也为青年电影人实现理想提供了相对低成本的平台。但是,先拍烂片赚钱,再用这些钱拍出好片子,有这种观点的创作者大概是过于自信了。

付费模式会不会发生变化?单片付费有没有可能实现?

而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发布的《文化蓝皮书》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电影产业可能将与互联网生态体系相互融合。

窦黎黎指出,90后、00后用户已经成为了中坚观影力量。他们是有吐槽、分享的需求在,那该如何去适应?刚才提到《人民的名义》,这个剧很多90后、00后参与进来,组了“沙李CP”、“汉东boys”、“达康书记表情包”等,能够在00后中传播开来。可以看出,他们对网络有分享、互动的需求。但目前做到的只是“吐槽”,未来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可以说,这种盈利方式将大量资金引入“网大”这个新市场的同时,也使它在开疆拓土之初,就有着陷入泥淖的风险。

此前,爱奇艺曾为院线电影《路边野餐》做了单片付费,对于在院线难获排片的文艺片来说,网络院线的确是一条值得探索的道路,而这,或许也是网大精品化的一个努力方向。爱奇艺对于精品网大的追求也在进一步提升,据说下一步计划,就是跟好莱坞优质团队合作。

野蛮生长下的隐忧
网大变得火热的背后,也存在着一系列问题。成本低、周期短的制作模式导致网大质量无法保证,无节操蹭IP式宣传推广模式游走在法律与道德的边缘,大量离经叛道、无厘头的题材让一部分观众把网大看作是中国的B级片。

什么样的内容从大数据来看最赚钱?窦黎黎说:“我告诉大家,情色的内容一定最赚钱。但是我们能做吗?不能。我们积累了很多数据,包括用户性别、来源、年龄,包括影片中的观看峰值、对哪个点最敏感,我们都有很详细的数据。但是这个数据不能作为我们的创作指导。哪个类型好了,就一窝蜂生产,那数据的借鉴意义在哪?根据用户的认知度和喜好,让影片出来之后,精准的打到目标用户。”

但是从这些片名中,总归可以看出“网大”的某些特点。比如,拍摄题材尺度较大,院线和电视看不到的网络上可以看到,2014、2015年的“网大”中,丧尸、软色情题材泛滥成灾;再比如,蹭热度,不管是院线电影还是网红热剧,各种IP各种蹭。

《仙班校园》系列就是爱奇艺在这一方向上的尝试,“因为我是做新闻出身,我们每年年初都会做今年的大策划大盘点,即将有什么热点事件,就会做相应的策划,那今年最大的事就是奥运会。我们也是帮合作方探一个路子,就是你不要去蹭这些特别容易想到的IP,你可以跟时事结合,方式上稍微有点技巧,比如说《仙班》这次我们就是跟奥运会结合,结果还是奏效的。”

拍摄传统院线影片的导演张杨坦言,网络大电影肯定会越来越好,参与进来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这种低投入高收益的模式,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去年,我国网大市场呈爆发式增长,全年制作超过3500部,市场价值已超过10个亿。

当然,前面也说过,网大里也不是清一色的神仙校花大IP题材,随着青年专业电影学生的加入,以及视频平台对青年电影人的扶持,网大中出现了一些专业水平过硬的电影作品。比如,今年首次代表中国科幻电影,参与芬兰赫尔辛基75届世界科幻大会的《孤岛终结》,再比如,爱奇艺今年年初与CCTV6电影频道尝试同步放映的《功夫机器侠》。

这个不完全是年龄的关系,其实是思维,需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和探索能力。像王晶他现在看到网大市场,认为跟90年代初港片最辉煌时候的市场差不多,所以他觉得手上有几百个剧本是可以在这个市场上奏效的。其实《极品女神》这个片子他自己没有赚很多钱,但是他很开心,因为他跟我说,现在他拍院线电影,只能拍《澳门风云》、《王牌逗王牌》这种体量的片子,没有办法把之前他自己写的很多剧本、小片子去实现,他觉得我们给他开了个口,特别开心。而且有很多年轻导演跟了他这么长时间,他也想培养人,因为像这些导演,院线不可能给他们机会拍电影安排上映。

互联网开启了中国电影的另一片天空网络大电影。

常斌说,有的公司一年生产7、8部网大,每一部成本严格控制在50万以内。就是小制作,对导演的需求,当然要满足故事、剧本需求,但KPI就是不要超预算,因为预算超支可能会换很多导演。但这50万确实赚钱了,这种模式是能够赚钱的。

《透明人》节目中,“秦教授”透露了一个数字:2015年他拍了一部网络大电影,20万投资赚了500万。2015年可以说是网大最容易赚钱的一年,一部电影《道士出山》投资28万,收益3000万,跟“秦教授”正在拍摄的那部“大电影”一样,只用了八天,蹭了陈凯歌导演的《道士下山》,结果还比这部院线电影更早出现。

“从制作质量上来说,如果做过院线电影或者电视剧,那我们会比较认可你的制作能力,但是制作能力在网络上不是全部。首先,要能看到这个市场的发展前景和潜力,跟我们志同道合,包括像王晶、吴樾、白一骢,他们是愿意倾自己的全力去找很多他自己的资源来成就这件事,这种团队一定能够做得好。

03、题材打擦边球
网大门槛较低,且过去一直主要采取平台自我把关的形式,使得该类影片的类型更加多元化。据统计,古装喜剧、惊悚悬疑、推理科幻和爱情片是目前最受欢迎的网大类型。但其中也有不少网大企图打法律与道德的擦边球,往三俗上下功夫,比如《某某僵尸道长》,《某某空姐惊情》。

观众能做的,是不对网大带有偏见,而播放平台和创作者要做的,就是撕掉当下网大身上的负面标签。

白一骢也一样,有时候我们上一个网大,我自己都没看,他就来跟我讨论,这种学习能力是很强的,包括他之前非常关注我们路演的效果。《老九门》也是现在第一部这样的IP有番外的形式,这个概念之前只存在于日本以及好莱坞。番外拍的是陈皮阿四、二月红还有霍三娘他们的前传。”

成本低、回报高、周期短的特点,让网大成为淘金热土,越来越多的网大相继投拍。根据占据网大半壁江山的网络视频平台爱奇艺的公开数据看,2014年爱奇艺平台有450部网大上线,2015年增至700部,而今年预计会再创新高。

也就意味着,“秦教授”所说的只要是部60分钟长的片子就能赚钱,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复存在,而且已有部分Low片或洗钱团队主动离开网大市场,与此同时,这批资金和创作团队的撤离,没有影响高投资影片的出现。

“原来我们是有微电影频道,现在变成了网络电影频道,但是你说改不改“网络大电影”,这个不是我们说了算,因为现在已经成为一个行业认知了。而且其实我们当初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是为了区别于微电影,但随着它的体量越来越大,制作越来越精良,它也越来越像电影靠拢。所以我觉得可能慢慢这个“大”字会消失掉,但这个不是我们说要改,大家就能接受的,还需要一个过程。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也表示,现阶段网络用户多以年轻人为主,通常对于高品质有着较强的付费意愿,因此相较于传统院线电影,未来网络大电影还有更大的市场空间可待挖掘。

下面这张图是骨朵传媒根据其后台综合数据以及平台方给出的提名,评出的年度十大口碑、票房双丰收的网络大电影:

未来什么样的题材更吃香?

因为投入少、周期短,有的网大甚至只拍前六分钟。因为前六分钟在视频网站上是免费试播的,用户点击后对内容感兴趣,才能继续付费观看。所以片方集中精力做好这前6分钟,后面的部分只是敷衍了事而已。

金沙官网 3

网络大电影是指区别于传统院线电影,在网络上发行播放的影片。如今,凭借着便捷快速的互联网传播渠道且无档期限制,网络大电影得到迅速发展。谈到网络电影,除了使用网络作为播放渠道之外,制作成本低、制作周期短也是其一大特色。和传统院线电影不同,网络大电影的投资门槛较低,主创班底大多都是一些新人,制作周期往往在1-3个月之间。较低的成本、便捷的上线播放,加之付费点播的收益模式,使得网络大电影制作方可以快速回笼成本。而它的高效投资回报率也促使了它的快速商业化发展,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关注到这一发展机会。

短平快的网络大电影
网络大电影以网站为播放平台,简称网大。相较于院线电影,网络大电影一般投资在五十万到三、四百万之间,时长超过60分钟,没有特别大的造景,制作、拍摄周期相对也短,核心是故事。
说明:
以2015年颇具人气的网大《道士出山》为例。该片只用8天就完成了拍摄。然而,这部时长72分钟、成本仅有28万元的影片,在网上以付费方式上线播出4个月后,网络票房收入累计超过2000万元,票房比成本翻了71倍还多。

拍摄成本低,回报率既高且快,无疑是“网大”近年来产量剧增的原因。但与此同时,也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般的现象——越low越赚钱。

金沙官网,“从硬件来说,未来网大一定走向客厅,一定会让更多的不同年龄层次的人看到,而能够吸引各个层次观众的影片,是类似于《捉妖记》这样的合家欢内容,这也是我们目前的一个方向。”

尽管网大口碑参差不齐,但很多业内人士却非常看好网大的发展前景。
《道士出山》导演张涛认为,这个行业应该会越来越好。

《孤岛终结》的导演王人超是80后,一个地地道道的科幻电影迷,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影像工作,他觉得网络电影给了年轻人成长的平台和讲故事的机会。

据骨朵网络传媒统计,盈利上,2017年上半年全网上线网大近1200部,实现盈利的不足10%,甚至据相关统计,一年时间里,20%的网大制作团队消失了,而在投资方面,相比2014、2015年30万50万的投资,2017年已经出现多部千万级投资作品。

当然,我们不能用几部片子的片名来涵盖所有“网大”,就像我们永远不能用票房最佳来定位所有院线电影一样,网大中也有清流,我们后面会聊到。

由姜思达担任制片人及主持人的网络短视频节目《透明人》,前几天刚刚推出最新一期——“揭秘网络大电影暴利”,导演了20多部“网大”的导演“秦教授”在片场接受了采访,节目组也在东北某屯结结实实地冻了一回。

二是尝试优化分账模式,在今年北京电影节网络大电影论坛上,优酷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提出,未来有望引入更多维度的数据,扩充目前由“单片点播、会员收入、广告、打赏”构成的收入结构,也会在分账模式上做新的尝试,引入时长等其他新维度的数据,让分账能够更科学。

网大越low越赚钱?

那么,拍网络大电影的盈利方式是怎样的呢?广告植入、付费点播分账以及贴片广告分账是目前网大资本回收的三种固定途径。

正是由于这种计利方式,网大的前六分钟往往被塞入了大量夸张猎奇的元素,惊悚、色情、暴力,什么有劲儿来什么。这期《透明人》中,“秦教授”爆出的金句也可以理解了:“头六分钟不搞点X戏,都不叫网大”、“网大三体:裸体、尸体、咆哮体”。而6分钟之后的内容,则往往被敷衍了事。

为了避免让网大成为无人关注的烂片集市,并且持续盈利和进一步扩大市场规模,引导行业内容是视频平台维持自身发展的需要。而且,作为盈利方式的主导者,各大视频平台也有着引导行业发展的责任,。

除此之外,平台方所掌握的“大数据”,也很可能成为恶性循环的幕后推手。用户信息、习惯和偏好,包括影片的观看峰值、敏感点等详细数据,如果以此作为创作指导,几乎就能精准地定位到目标用户。但如果完全以平台数据作为最高导向,很容易陷入死循环,市场没有长期增长的潜能。

最早四期《透明人》是6分钟左右一期,从“网红产业链”那期开始,到了9分钟左右,后来到了“酒瘾者”那期,陆续有了13分钟左右的节目。节目时间被拉长,信息密度增加,但依然保持着快节奏,依然是直入主题,通过思达精心准备的问题频出爆点。

不同于以往短视频单集售卖广告或定制模式,《透明人》以单元进行划分,用单元系列的体量进行商务合作,对于品牌方持续了米未一直坚持的“品牌连续性传播链路”。在本期《透明人》节目最后,节目组直播庆功宴2分钟,同时也作为节目花絮,桌上摆着四大瓶2.5L的雪碧+六七听罐装雪碧,“把所有挡住我们雪碧logo的东西都拿走”、“我们必须吃到所有观众都在评论区里说火锅必须配雪碧”——这一刻的姜思达非常马东。

什么人在拍网大?

记得网剧刚兴起时,也是各种烂剧和靠烂剧赚钱的人,但近几年不断有良心剧作推出,电视、电影甚至舞台剧演员都开始参与网剧,网剧作品甚至反向输出,进入电视屏幕。Netflix(《纸牌屋》制作方及播放平台),前几天刚刚买下《白夜追凶》的播放权,预计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线,这也是Netflix首次买下中国内地网络电视剧版权。

记得《透明人》节目中,“秦教授”解释片子Low的原因:投资少、演员差、制作成本低。跟院线电影比起来,没觉得自己low在题材和思想深度上。

其中,“秦教授”在《透明人》中提到的是付费点播分账,这也是业界普遍看好、认为颇具发展性的一种网大盈利模式。以爱奇艺为例,一部网大的点播价格是5元。观众收看超过6分钟,后台就视为一次有效点击,制作方能分到1.5元到3.5元不等的收益。参考秦教授的话,一般情况下,投资200万的片子如果拿到A级,片方最终能获得600万左右的收益。

作为一家以网络电影电视著称的流媒体服务商,Netflix今年制作的电影《玉子》,也在戛纳电影节上映并获得金棕榈奖提名。不知道国内的播放平台会不会有一天成熟到如此程度?

当然,这种品牌植入方式需要有马东、姜思达这样的人来把控,如何借鉴还需要不断摸索。总之,各大视频平台的动作都有助于将网大引向一个健康的发展方向。

在与品牌方的广告合作方面,《透明人》倒是可以为网大提供一些经验。今年十月,姜思达在《透明人》第6期的官微短视频中透露,《透明人》已获得超千万赞助,赞助商“雪碧”也在该期节目的第三单元正式亮相。

还有更夸张的,一部叫《欲望监禁》的片子,花1万元拍了3天,上线半个月内总播放量超过388万,投资回报比高达1500%。

有人想拍个电影,就想法儿弄点钱,有人想弄点钱,就想法儿拍个电影。无论院线还是网大,都希望前者多些吧。

视频平台新动作,网大发展新趋势

今年,以爱奇艺、腾讯为代表的视频平台确实有了更多动作。

金沙官网 4

其实,2016年以来,这两方面都有所改善,蹭也蹭得委婉了些。要知道,早两年最受欢迎的片子都是诸如《道士出山》、《月亮的后裔》、《谁杀了潘巾莲》这样的。

上一篇:今年上映,黄建新任监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