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出中国电影新蓝天,中外影人共论科技创新驱动电影提质升级

新华网北京4月20日电曾经,一部3D电影《阿凡达》在中国放映时创下的辉煌票房纪录,让人们感慨科技进步带给电影的可能性。在正在进行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来自国内外电影科技领域的领军人物一同探讨未来科技对电影产业产生的影响和改变。

北京4月19日电 作为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产物,一部好电影需要优良的艺术品质加上精湛的制作水平。当下更多高新科技的应用可以提高观影条件,为观众带来全新的观影体验。作为北京国际电影节今年新设的主论坛,19日举办的电影科技论坛汇聚了多位中外电影科技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和业界人士,围绕“科技创新驱动电影提质升级”这一主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战狼2》运用高科技手段表现跨国打击犯罪

从电影的发明到电视的发明,再从互联网点播到人工智能,可以说,技术影响了内容的创新,同时也改变了内容的传播方式。电影产业的每一次技术革新,都是一件影响人们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的大事。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出现了有声电影和变焦技术,50年代时出现了一些彩色电影和宽屏幕,70年代后防抖摄像机出现,80年代能够有机会接触到特效和新的电影摄制艺术,90年代后逐渐诞生了数字3D,2010年时第一次出现了照相写实主义的动画,沉浸式的声效、高动态范围和高帧率、激光头像,4D和直投式LED的墙壁,还只是这几年来才有的事情……

谈及电影科技发展趋势与前沿技术应用这一话题,中国电影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张伟认为,当前,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正在电影视听领域催生一场前所未有的深刻革命。新技术的发展不仅显著提升了电影的视听质量和观影体验,还推动了电影产业的信息化、智能化进程,驱动其加快向高新技术产业转型。

《捉妖记》完全采用电脑动画创造胡巴这一角色

“人类对文艺作品的追求是电影技术变革的动力。”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技术质量检测所所长张伟提出,在未来,新兴的视听技术、云计算与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技术、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技术、区块链技术,这五大技术将对电影产业前沿发展产生巨大影响,并将深化我们对电影本质的认识。

张伟表示,在科技创新驱动电影提质升级的大背景下,中国电影应加快高科技自主创新,大力发展计算机视觉、计算机图形、人机交互等技术,不断创新和丰富制作手段;综合运用高帧率、高动态、激光等视听手段,提升国产影片的视听质量和影院的观影体验;加快创建基于大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技术的现代电影智能化生产创作流程和业务模式,促使电影工艺流程和产业的结构化升级;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无线宽带条件、海量存储等技术,创新电影观影模式,拓展电影市场空间,大力发展增值业务、扩大电影市场的收益和产业。

■身处新技术潮流中,电影人若不谙熟、不掌握高科技手段,就拍不出像样的现代风格影片

过去十年以来,中国电影院银幕数量的迅猛增长,以及放映市场的技术进步,倒逼了中国电影迅速追赶世界一流的电影制作工艺。博纳影业总裁于冬预测,未来10年真正的争夺是在院线银幕市场的争夺。而一部好的电影离不开四个方面的融合:第一是商业,第二是电影独特的艺术魅力,第三是科技进步,第四是所有电影不能缺少的人文情怀。

在博纳影业集团CEO于冬看来,科技进步与电影艺术的完美结合是现代电影的必由之路,同时电影的艺术创作仍离不开动人的故事情感、明星的表演以及人们身临其境的观影体验、沉浸式的剧场效果,这些都是其区别于小屏时代电影的魅力。

■今后电影技术的创新,仍可在“拙”上大做“巧”文章,让艺术探索与技术可能性的开发同步,层层推进技术发展,而不是急于一步到位,一有就滥用,挥就急就章。国内技术流电影在这方面做得还很不够

艺术与技术是电影的两翼。在张伟看来,中国电影要走高科技自主创新发展的道路,必须大力发展计算机视觉、计算机图形、人机交互等技术,创新和丰富制作手段;综合运用4K、3D、高帧率、高动态、广色域、激光等视听的手段,全面提升国产影片的科技含金量,提升视听质量和影院的观影体验;并加快创建基于大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技术的现代电影智能化生产创作流程和业务模式,促使电影工艺流程和产业的结构化升级。

他提到,在科技创新驱动内容创作的背景下,电影人更要以工匠精神打造精品电影。现在中国的电影院放映水准已经是世界领先,这就要求中国电影的制作水准满足这些技术设备的需求,要求中国影人发扬工匠精神,敢于在大银幕上与世界电影一流的制作公司争雄。

■中国电影工业的完善和中国电影艺术的创新,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计算机科技,所以要鼓励电影制作人员同计算机科研人员沟通交流,建立深层次合作,争当电影+科技的先行者

技术的革新对艺术家来说,也意味着一种讲故事的新方式。美国跨媒体制作人休斯顿·霍沃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创作者将面临更具有挑战性的工作。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再用老思路来开发内容,每次推出一个新的品牌,需要从影视、游戏、漫画一体化的角度出发考量。

于冬认为,随着中国银幕市场增量以及电影制作体量的逐渐放大,全球的电影制作人都在寻求跟中国市场的合作,中国电影市场也吸引了更多的金融资本、最新技术和设备的进入。技术人才的断层是现在亟需解决的一大问题,中国电影业应该借助这样一个好的发展机遇期迅速地培养技术人才,让其尽快成长来学习驾驭最先进的设备,更好的服务于本土电影。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要提升艺术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电影作为当代最重要和最大众化的艺术样式之一,如何在内容挖掘、创作方法、艺术表现、制作技术等各个方面都倾力做到“精”和“新”,是一个大课题,需要业界和学界共同深入探讨。本文试就电影技术的创新问题略述浅见,抛砖引玉。

“面对激烈的好莱坞电影的竞争,中国电影的制作人、制片人要有责任感,要敢于在大银幕上与世界电影一流的制作公司争雄,这就要求中国电影制作人发扬工匠精神,做专业的追求质量或者追求制作水准、艺术水准的好电影。”于冬说。

此外,在论坛上,国际标准化组织电影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利安·频以2.0时代数字电影为背景,对数字电影的演进历程及标准发展进行了详细的阐述。美国电影摄影协会技术总监大卫·斯丹普介绍了数字电影技术发展的历史和现状,并分析下一代电影摄影技术如多视角捕获、计算摄影等。美国电影技术咨询机构MKPE总裁迈克尔·克拉格森阐述了支撑下一代影院发展的高动态范围技术,以下一代电影显示技术,并提出影院实现差异化、专业化、高端化发展的基本策略。

新科技与市场、新受众群互动,是影市发展趋势

众所周知,电影是科技和艺术联姻而生的产物。电影发展到现在的水平,一直受惠于科技。每一种新技术、新设备的发明,都为电影艺术提供了新的美学和艺术可能性,丰富了电影语言和表现手段,从而使电影更加接近于其美学目标——到了2010年代后,除了高度真实感,还讲求沉浸式体验和互动式观影。

纵观电影120年历史,从上世纪20年代末的声音和变焦距,四五十年代的彩色和宽银幕,70年代的防抖摄影机,80年代的电脑特效,90年代的3D到本世纪初渐次崛起的立体声效、高清晰、高帧频、4D和直投式LED等,无不推动着电影在产业、艺术、技术等各方面的演变和精进。

李安说:“电影本身就是科技,新科技让电影回归其最基本。”电影技术的发展影响着电影内容的创新,也改变着电影内容的传播方式,甚至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可见科技对电影之重要。如今,电影新科技的不断涌现,使得电影更加趋向于技术美学化,从而开创出一个新的派别,亦即技术主义。身处新技术潮流中,电影人若不谙熟、不掌握高科技手段,就拍不出像样的现代风格影片。而观众特别是年轻人,青睐能给人强烈视听震撼的技术主义电影,如科幻片、奇幻片等在影市大当其道。以技术为支撑的这类电影,所呈现者无疑是非现实的、亦真亦幻的世界,却为人类营造了共同的想象世界,故而,这些执技术之牛耳的电影比较容易实现国际化,能有力地掌控全球市场。好莱坞商业大片就是凭借不断开发新电影技术而独霸天下,这类影片今后恐怕还将拍得更多,在技术上推向更极致。

我国近几年也自主摄制了一些充满技术主义色彩的电影,如《捉妖记》《寻龙诀》等,还有与外国合拍的大片《长城》等。《战狼2》也用大量新特效来加强表达中国自信的效果,最终获近60亿元的票房。如今,我国许多影片的技术质量已相当高,特效酷炫、影像逼真、画面质感强已经不是外片专属,且在音画呈现的某些方面与好莱坞大片比较也相差不远。当然,技术主义电影这一支也免不了让人有技术泛起、过分炫技之虞,在把控技术美学的指向上,业界内外很多人都意识到了所谓的技术主义,尚欠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情的人文化境界。

中国电影创新,要更善于与计算机科技合力

自一诞生起就以梦幻般的呈现方式让人类倾慕的电影,其依靠技术对艺术的贡献,主要体现于两个方面。一是新技术初生时的“拙”反而催生了电影艺术呈现上的“巧”。这在电影史上不乏佳例。在大师们独具匠心的处理下,黑白画面被拍摄得极富影调层次感和细腻感,甚至让人产生了有彩色感的错觉,如《土地》;普通大小银幕用水平蒙太奇分割成多个并列镜头或多帧合一的“宽银幕”,如 《拿破仑》;“景深镜头”使平面具有纵深感,如《公民凯恩》,等等。今后电影技术的创新,仍可在“拙”上大做“巧”文章,让艺术探索与技术可能性的开发同步,层层推进技术发展,而不是急于一步到位,一有就滥用,挥就急就章。国内技术流电影在这方面做得还很不够。二是技术层出不穷的新,可以大大丰富电影的“武器库”,同时有一些特别有创新性的技术发展,可以用以控制电影成本。像李安独创拍摄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票房虽仅及成本一半,但其所运用的高帧频优点多,兼具3D、高清晰和沉浸式的特点,且成本较低,在适宜的电影题材与呈现风格方面,真可以用来大大开发探索。据悉《阿凡达》2、3集的拍摄,就都采用高帧频技术,李安“吃蟹”式的埋单,其实为后来者开拓了一个新的空间。国产电影在“拿来”新技术运用时,比较一窝蜂地走“高大上”的路子,往往导致在电影人文意涵与市场接受度还没有很好预期的时候,其拍摄成本已经达到天文数字。

一些专家认为,过去10年银幕块数的剧增和放映技术的进步,倒逼中国电影迅速追赶世界一流的电影制作工艺,但我们应该走自主创新发展的道路。中国电影与科技的握手,迫切需要着力开发计算机视觉、图形和人机交互性能,借以丰富制作手段;需要探索综合利用3D、高帧频、高动态、广色域乃至激光等技术,全面提升国产片的科技含金量,提升视听质量,强化观影体验;需要加快创立基于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技术的电影智能化制作流程和业务模式。这些技术方面的升级,也意味着要有一种崭新的“讲好中国故事”的方式,而创作者将面临更大的挑战,不能再以老思路来开发内容。另外,每推出一部技术含量高的影片,要有将其打造成为品牌的意识,必须从影视、游戏、漫画一体化的角度全方位考量制作,这也就要求制片方具有更宏阔的产业视野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上面提及的新视听手段、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以及VR、AR技术、区块链技术等,正是会对未来电影的前沿发展产生巨大影响的新科技。其中,VR 技术能为观众提供沉浸又多感知的人景互动,AR技术能把虚拟图像和真实图像叠加互补,强化观众的感官体验,两者能完成从观看到沉浸的审美嬗变。至于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作用也非常大,既可使得发行所需要掌握的观众喜好、观众流量统计和票房预测等做到精准,也可使得制作所需的动作捕捉、表情捕捉、效果渲染乃至剧本编写、主角物色等环节做到精细化。

有一种观点在中国电影界已越来越成为共识,即中国电影工业的完善和中国电影艺术的创新,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计算机科技,所以要鼓励电影制作人员同计算机科研人员沟通交流,建立深层次合作。像北京电影学院牵头的“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这样的机构,应该多几家才好。上海是中国电影的重镇,电影技术的研发力量不弱,且也有顶尖成果涌现,祝愿上海在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电影事业的道路上,也争当电影+科技的先行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